Site Overlay

最近,全国多地高温“超长待机”,7月以来上海气温更是高达40.9℃,追平1873年以来上海有气象记录的最高气温纪录

最近,全国多地高温“超长待机”,7月以来上海气温更是高达40.9℃,追平1873年以来上海有气象记录的最高气温纪录
最近,全国多地高温“超长待机”,7月以来上海气温更是高达40.9℃,追平1873年以来上海有气象记录的最高气温纪录。在这“高烤”模式下的申城,有这么一群人,为了保障市民公共交通安全出行而默默坚守岗位,他们就是71路申昆路停车场的修理车间修理工,每天忙碌地检修公交车辆,保障公交车得到及时维修、保养。巴士三公司修理车间维修班组组长秦立从事维修工作已经30年了。“现在我们公交车都是电车了,比起以前维修条件好很多了,当年还是柴油车的时候,像现在这种高温天,为了赶进度,让市民及时上车,公交车刚熄火停进来,等不及它散热我们就得钻到车底下去检查。”回忆起早些年,秦师傅感叹到钻一次车底就觉得自己要“熟”透了。高温天气是汽车故障的多发期,为了保证通风和安全,修车间不能安装空调。当公交车被送至报修车间,做好与司机的交接后,秦立和多年搭档金玉玺就要开始先对车辆外围进行检查,包括测量轮胎胎花、检查雨刮器、灯照、反光镜、逃生阀等,“像轮胎胎花,检测数值一旦在6mm左右就是极限了,胎花没了抓地力肯定就不行了,那就一定要换掉。”秦师傅蹲在地上测量完前胎的胎花后便进了车厢,熄火后的车厢内,温度比维修车间还要高上7-8℃,对车内的保险带、报警器等进行检测,车窗、扶手检查完毕后,清理空调滤网也是必不可少的一环。“车内车外都检查完以后,我们就要上镁金台去检查一下车顶,因为是电车,所以煤精(集电杆碳刷,具有让“鞭子”采电的作用)和集电杆是必检项。”从车上下来,秦立手臂上的汗水早已哗哗落下。“我们基本每天都要检修几十辆公交车,今年夏天还特别闷热,高温天也多,再加上维修时车子发动机可能刚停止工作,维修间虽然通风,但是体感温度依旧很高,公司为了给我们降温配了几个电风扇和冰块。”秦师傅告诉记者,比起在地沟检修车辆底盘,车内车外都算轻松的。钻地沟检修车,是他们日常性的工作,站在1米多深、窄小的地沟里,佝偻着背、屈膝前进,头顶是公交车底盘,身旁是地沟墙壁围护,在热浪滚滚的地沟里上蒸下烤,就犹如置身“烤箱”。像秦立这样的汽修工,他们修起车来短则待上半小时以上,多则待上几小时。更有时,还会一起挤在本就不宽敞的地沟里对车辆“大问题”进行检修。维修公交车不是简单的敲敲打打,每一个数值、每一颗螺丝都关系到所有乘客的安全。他们克服的也不仅是高温工作环境,满身的油污、刺鼻的机油味、发烫的机器都早习以为常,为了尽快排除故障,不影响线路运营,他们拼的是速度、保的是质量。